今天天氣忽然變冷兼下雨

 

想說幫肥皮弄個帆布屋頂擋風擋雨

 

不料肥皮卻以為那帆布是玩具

 

我弄好一次,他就扯下一次

 

我要伸手去拿帆布時,肥皮以為我要侵占他的玩具

 

狠狠在我手上開了一個洞,是那種已經刺破表皮的深

 

看了一下洞內,感覺裡面表皮跟真皮就像盤古開天地一般分裂成兩邊

 

沒過多久血就像洪水溢滿整個傷口

 

但因為天氣太冷的關係,我居然不會覺得痛,繼續把肥皮的帆布牢牢固定住

 

這次他再扯下來完就不理他了

 

哼哼,肥皮還知道我生氣了,兩眼張大直睜睜的看著我,深怕我會用力打他

 

最後我也只是輕輕打他兩下跟他說:誰叫你愛玩的,幫你弄屋頂結果還幫我開洞

 

清潔消毒包紮之後,傷口一直隱隱作痛

 

但看到血漬暈開像一個笑臉,頓時完全不會痛了

 

這樣的傷口以後鐵定會留疤的,但我會記得的不是痛,而是這個笑臉

文章標籤

toxic endorphi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